他说:“18至29岁年龄段群体最热衷于就人权和气候变化等问题加大外交接触力度,但他们对美国实现国内复兴的可能性持较悲观态度。该群体更有可能认为,美国不是什么例外国家。总体而言,该群体支持采取更具威逼性手段的可能性也较小。”

他还说:“这或许并不让人感到意外,鉴于该群体成年的时代背景是: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实施的旨在进行政权更迭以及促进民主的战争并不成功,该群体也没有亲身经历过冷战的胜利,更不用说二战了。而正是在二战后,美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帮助建立起了当今的国际秩序。”

代际差异也出现在其他问题上。比如,18至29岁年龄段的人对加强无人机攻击的看法最不积极,57%的人对无人机攻击持负面看法,而在60岁及以上年龄段的受访者中,这一比例为1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