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文娱北京6月16日电(记者 上官云)说起演员李保田,很多人都能随口说出几个由他塑造的经典影视剧形象:聪明的刘罗锅、风趣的喜来乐……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的演艺之路,要从40来年前说起。1983年,李保田拍了第一部电影《闯江湖》,演一个丑角。从那部电影开始,他真正进入了影视行业。

此后,在《菊豆》《警察李“酒瓶”》《丑角爸爸》等影视剧中,李保田都有出色的表现。凭借着《宰相刘罗锅》,他一度红遍大江南北。

2020年,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暨第13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颁奖晚会举行。会上颁发了中国文联终身成就电视艺术家奖,李保田正是获奖者之一。

不久前,他的新书《自说自画:李保田》出版。简简单单三个部分:自传絮语、画作漫谈、杂说艺术。寥寥数语,勾勒出李保田的人生历程。

读者得以从中窥见他的种种经历:从小家境不错,但有点叛逆,没有按父母的意思好好上学,而是在13岁时跑到南京去学戏。

他喜欢画画,也喜欢读书。总结表演经验,他认为,“没有文化的演员在今天是走不远的。时代进步了,艺术进步了,只会耍手艺不行了。”

在接受中新文娱专访时,李保田分享了对表演艺术的理解、对绘画艺术的热爱,“我已经画了几十年的画,还喜欢木雕。美术与演艺是我艺术实践的两条腿。”

此外,李保田强调自己并不喜欢 “刘罗锅”一角。相较而言,他比较喜欢《警察李“酒瓶”》《丑角爸爸》,“原因之一是角色与我的生活经历、个人情感,以及我对于国家、社会、历史等的认知有所契合。”

在演艺圈从业许多年,李保田没接过什么商业的广告代言,“演员接广告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与我的艺术原则、思想观念、性格特点不很相符。”

“数以亿计的经济收入与艺术的那点纯粹性,确实是个不小的纠结。我选择了后者,这只关乎我自己,不关乎别人。”他说。

有人觉得李保田好像有点“特立独行”。他觉得,这似乎是自己的天命性格,“我一生的艺术与生活都笼罩在这个性格宿命之中。说不上优劣,自然而然。”

中新文娱:您饰演了“喜来乐”等多个角色,其中很多都是“小人物”,最喜欢哪一个?

李保田:比较喜欢《警察李“酒瓶”》《丑角爸爸》吧。喜欢的原因之一是角色与我的生活经历、个人情感,以及我对于国家、社会、历史等的认知有所契合。

小人物与生活更近,与百姓更近,与真实更近,也更有质感。电视剧《警察李“酒瓶”》与《丑角爸爸》对于小人物的诠释算我比较满意的。

中新文娱:好的表演不能完全脱离自己。结合“喜来乐”形象的塑造,如何理解这个观点?

李保田:表演,要有摆脱自我局限的能力,这样才能达到“超本色表演”的高度,但是表演又不可能完全超越演员自己。

喜来乐这个角色,包含了我对人的理解、对事物的理解,这种理解指导我如何处理这个角色。

中新文娱:提到表演艺术,您为何说“表演专业不应该有博士”“然而演员最好也要有文化”?

李保田:文化这一概念很宽泛,没有文化的演员很难走到深处、远处,尤其是到了现当代。

博士在教育体系中侧重学术研究、学术创建。演员可以接受学术成果演好角色,但不是学术研究工作者。

中新文娱:在您看来,什么才是真正的表演艺术家?为何说“演员不变的东西,是要对得起老百姓”?

李保田:老老实实按照自己的标准工作、做人,不用很关注别人说什么。简单化地说:良知+能力=好艺术家。

很多职业都是广义的“服务业”,影视是大众性很强的艺术门类,自然应该看重给大众提供尽量好的服务。这是一个演员基本的职业道德。然而这不意味着你的艺术、你的审美品位、你的思想观念要流俗。

李保田:一个都没接过。演员接广告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与我的艺术原则、思想观念、性格特点不很相符。

例如,为了更好地塑造角色,加强角色的真实感、新鲜感,演员的这张脸最好少暴露。一张“广告脸”无论如何是不利于角色塑造的。

数以亿计的经济收入与艺术的那点纯粹性,确实是个不小的纠结。我选择了后者,这只关乎我自己,不关乎别人。(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